2017年3月

三月天,忽冷忽热,白天变得越来越长。

看了几部电影,有好的,也有烂的。越来越觉得,所谓的好电影,只是引起了更多人的共鸣!

手机 Chrome 打开的tab页越来越多,疑问越来越多,被搁置的疑问越来越多,工作的、生活的。

小家伙变的机灵好多,有时竟然会抓住大人的手,往他自己嘴巴里送东西。

白天睡觉,有时会突然大哭起来,他妈怀疑是被女孩子抛弃了。夜里睡觉,却从不睁眼,饿了便大哭,奶不到嘴边,哭声只会越来越大,即便喝奶,也不睁眼。俨然一副饭来张口,衣来也不伸手的大爷样。

不知为何,左腹开始时不时疼痛起来。憋尿的时候,这种症状更为明显。

自己找了一个类似的药服下,情况些许好转。但终究不是对症的药,耽搁了几天,症状又反复依然!到了周五,情况更严重了,想到自己不会有啥大问题吧,现在自己可不是孤家寡人,有孩子、有家室…于是,果断去了医院。

还好,是结石!这么一个慢性病,它可以和鼻炎组队轮番攻击我了。

三月,工作环境开始往 Mac 上迁移,诸多不适应。记得最奇葩的是,当我叉掉 Sublime Text 或者 Chrome,再次打开它们时,这些软件好像被重置了,之前打开的文件或者页面tab项都没有了。后来发现,关闭方式不对,必须使用 command+q 命令。

现在想来,当初操作 Windows 也应该遇到到不少问题。只是当时是初次碰电脑,不会有先入为主的错觉。其实,这都是习惯问题。只是,习惯这件事,和迁移工作开发环境一样,都需要时间。

到现在,我还在纠结,Mac 触控板能胜任一些工作需求嘛,到底要不要配一个鼠标?

嗯,2017年,就这样过完了第一个季度。

评论功能已关闭。